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安装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048 还是让他装到了

0048 还是让他装到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此时旁边有个官员弯腰说道:“中丞,吉时已到!”
  
  “那就擂鼓。”司马光喝了口右手小桌上放着的清茶:“就看展捕头的了。”
  
  虽然这次的武林大选是由司马光来主持,但他是不会起身发言的。
  
  他什么身份,江湖人又是什么身份!
  
  他能来这里坐着看比武,本身就已经是朝廷对整个江湖释放了极大的善意了。
  
  江湖武夫的极致,无非就是考个武状元,去边界杀敌立功,最后成为将门罢了,但将门在文官面前,真是没有丝毫地位可言。
  
  随着鼓声响起,一身大红官服的展昭站在了临时建成的比武台上。
  
  黑压压的江湖人士挤成一堆,至少有两千多人的,人多了,就吵闹。
  
  展昭出现后,吵闹的声音停了一会,然后便更吵了。
  
  展昭也不说话,就那么静静地,缓缓地环视着比武台下方所有的人,表情很严肃。
  
  渐渐的,喧闹声小了下来。
  
  人的名,树的影。
  
  展昭没跟包拯之前,就已经是南侠。
  
  但承认他这称号的人不多,愿意把他当年轻高手中第二的也不多。
  
  跟着包拯后,这名号才真正归属于他。
  
  一个人,一把剑,带着捕快镇压整个京城的江湖人士,这本身就是个壮举。
  
  但凡有点见识的人都会服气。
  
  见展昭表情不对,有点理智的人都不想就因为这点小事被他盯上。
  
  江湖人谁手底没有点案底,真若恼了展昭,用着大义的名份,下达追捕令,简单就是自讨苦吃。
  
  见声音小了下来,展昭双手抱拳,用内力说道:“感谢各位来参与这次的武林盟主大会,展某身后高台上的是朝中重臣司马中丞,他能来,就是代表着朝廷对咱们这些江湖苦哈哈极是看重……”
  
  接下来,展昭就是说了一番朝廷的好话,又说了比武大赛的规矩,注意事项,以及武林盟主该有的官职和福利。
  
  介绍到这里,展昭正想请各门各派上来抽签,决定对手顺序。
  
  但就在这时候,人群中有人喊道:“臭……展昭,我们听说比武大会的彩头被你吞了,是与不是?”
  
  谁会在这时候,主动招惹展昭?
  
  江湖人士们,皆看向这个也用了内力说话的白衣青年,见他貌美俊秀,又有女子风韵,便知道此人就是鼎鼎大名的锦花鼠白玉堂。
  
  然后众人恍惚大悟,觉得理所当然。
  
  猫和老鼠,这能不是对头嘛。
  
  有了人起头,其它人便跟着起哄,不嫌事大。
  
  也不知道有没有带节奏的居心不良者混在其中,反正不多会两千多的江湖人,就已经吵闹起来,而且看起来义愤填膺,看他们的样子,仿佛就真是展昭吞了那把宝剑一样。
  
  还要展昭给他们一个交待。
  
  “肃静!”
  
  一声饱含内力的吼声从展昭嘴里喊出。
  
  比武台下方,不少实力平平的江湖人被这吼声震得发晕,但还有至少三成没有受到影响。
  
  不过至少他们是安静下来了。
  
  “区区一把宝剑而已,有何了不起。宫中宝物极多,现在只是换了种彩头罢了。”展昭解释道。
  
  “说得简单,有本事你把彩头亮出来给我们看看啊。”锦毛鼠持剑抱胸,一脸嚣张。
  
  而旁边,其它四鼠也在声援着锦毛鼠。
  
  展昭笑了起来,很开心的样子。
  
  锦毛鼠心里咯噔一声,他对展昭性情极是了解,如果不到了信心十足的状态,展昭是不会露出这样的笑容的。
  
  此时展昭回身,走到比武台的正中心的红色礼台那里,再从一个很精致的红盒中,拿出了用水晶琉璃装着的蜂蜜。
  
  他拿着蜂蜜走了一圈,说道:“这就是宫中加急送来的灵药,有医白骨,解万毒的效用,甚至还有清除体内暗疾,疏通堵塞经脉的作用,千年难得一见。”
  
  两千多的江湖人士将信将疑,真是这种好东西,宫中会把它送出来?
  
  白玉堂在下方喝道:“说大话谁不会,口说无凭,你要怎么证明?”
  
  对对对!
  
  江湖人士们一起举手高呼。
  
  “那恭敬不如从命,展某这就证明给你们看。”
  
  随着他这一声说出,江湖人士全场寂静。
  
  特别是白玉堂,漂亮的脸蛋都快阴沉得要成黑炭了。
  
  他有种感觉,展昭要出风头了,而他最看不得展昭出风头。
  
  众目睽睽之下,展昭先从旁边拿起早准备好的小杯子,很小的那种,打开蜂蜜瓶子,倒了点进去。
  
  随后他面向江湖人士,抽出自己的腰间的制式佩刀,压在左手掌心上,再用力一划拉。
  
  刀锋上出现了血痕。
  
  而展昭扔下佩刀,平举着左手,走到比演台的左边角,再缓缓向右边行走。
  
  他的左手掌心处,有一道深可见骨,横贯整个掌心的整齐刀伤。
  
  血肉翻卷,鲜血直流,但展昭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他走过的地方,会滴下一点点的血珠子。
  
  江湖人的目力极好,几乎所有人都看到了他手掌心中的刀伤。
  
  是真的,确实不是假的。
  
  甚至离比武台近的人,有数个还走上前,用手指拈了一两点掉在台面上的血珠子,放进自己的嘴里。
  
  “温的,是真血。”
  
  因为走得慢,从左走到右,整整花了展昭近半柱香的时间,直到此时,他的伤口都还在不停地滴血。
  
  然后他放下手,回到比武台中央,微笑道:“想必各位朋友都看到展某手上的伤了吧,正常情况下,这样的创伤,由名医缝好,用上好的金创药,也得一个月才能勉强长好。”
  
  这里都是江湖人,皆清楚展昭说的是实话。
  
  “而接下来,就是展某要给你们展示的。”
  
  他返身,拿起那个装有少量蜂蜜的小杯子,走到比武台的边缘,再次举起了左手,让所有人再一次看清他手中的恐怖刀伤。
  
  在众人半是疑惑,半是期待的眼神中,展昭一口饮尽了杯中的蜂蜜。
  
  起初江湖人有些疑惑,不是应该用来敷在伤口处的吗?
  
  但过了三息左右的时间,所有人的眼睛都瞪圆了。
  
  有的人甚至还不敢相信地直抹自己的眼睛,以为自己中了传说中的幻术。
  
  在众目睽睽之下,展昭左手的伤痕,以一种相当快的速度愈合。
  
  不到二十秒时间,左手的伤口就已经消失了,有了白净的皮肤。
  
  展昭左手轻轻捻了下,再将左手的血渍甩掉。
  
  看到这里,即使江湖中再沉稳,再有修身气度的武林名宿,也憋不住了。
  
  很多高手挤到了前台来,也包括碧睛紫须的天下第一帮帮主,欧阳春。
  
  他双手抱拳,死死盯着展昭,问道:“展捕头,在下想问一下,这药可有名字?”
  
  “玉蜂浆!”
  
  所有的江湖人士都记住了这个名字。
  
  随后欧阳春又问道:“它是否能治天生经脉不通之症?”
  
  “展某不敢保证,但这神药能治百病,解万毒,欧阳兄你可以赢回去试试。”展昭笑笑。
  
  “多谢解惑!”欧阳春再次抱拳,回到人群中。
  
  展昭环视,看着江湖人士们炙热的视线都越过了自己,看向后边的奖品台上,他微笑起来,说道:“现在我们可以开始抽签了,请各门各派遣高手上台抽取自己的比斗牌号。”
  
  很快一群人便呼拉拉地跳了比武台上。
  
  白玉堂站在下方,看着台上意气风发的展昭,俊俏的脸孔越发地不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安装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这个北宋有点怪》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